38 – 4, Jalan 9/23A, Medan Makmur, Setapak
+03-4142 5255
memc@muken.org

手与心的安息

手与心的安息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1

文:刘依凤

大约两个月前,我右手的中指开始有僵硬的感觉;当弯曲时,感觉动作有点牵强;伸直时,发现也不怎么容易做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心里以为是睡觉时姿态不正确,压到手部部分的神经线,才会导致形成这个情况。我没有多加理会,只是晚上睡觉时加以注意。

过了一两天,我手指的状况依然没有好转,但我依然没有理会它。

在这段时间里,我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自己很喜欢,超级的喜欢,无敌的想要敬拜神。尤其是弹琴赞美神。因此,只要我能够弹琴能够敬拜,能够服事的时候,我统统都照单全收,心想,“当趁我还能够敬拜弹琴的时候,就要尽量的敬拜神”,我觉得自己办得到!

然而,手指的状况每况愈下,并开始产生另一个现象,就是当手指弯曲到一个弧度时,弹上来时竟然与其他手指有先后当差距,这下我心里开始觉得不妙了。带着微疼与“卡卡”的手指,我决定前往医院看诊。见了医生,初步的诊断是韧带受伤发炎,需要服用消炎药,并按时去到医院做复健。医生这么说,我就这么信了。做了预约,却始终没有去到复健中心做任何复健,因为费用实在太贵了。

服完了药,仍不见好转。心里开始有点纳闷,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某天,与孟伟弟兄聊起这事,他即刻就诊断出我手受伤的情况,俗称“trigger finger”;经他这么一提,我就开始上网搜寻有关这病症的资料,开始有了一些认识。简单来说,就是过度操劳使用手或某部分手指而导致发炎肿胀,使韧带和筋在摩擦拉扯时产生疼痛以及有个“关口”无法顺利的伸展,导致动作缓慢复原。孟伟介绍了一位挺出名的骨骼医师给我(当然收费也不便宜),于是我隔天就打电话预约时间见医师。可是医师当时却不在国内,若要求医的话将会由其他徒弟上阵。我因此又缩了一下心,开始默默祷告神,求他超自然的医治临到,那么我就无需找医生,又要花一大笔的医药费。

我打算能拖一下就拖一下,自己上网搜寻有关复健方法先撑住,再看看是否还有其方法能医好我的手指。可是,手指患处的情况依旧没有减轻,加上我走日常生活中使用手的劳作量并没有减少,因此疼痛的感觉有增无减。我又再次找医生看诊,这次我决定找中医,诊断的结果同样还是trigger finger,这是不会完全康复的情况。医师给了我一些中药喝,主要帮助松缓筋骨。

牧师在一个早晨的晨祷会结束后,向我提出要让手休息的建议。他挺坚定的说,这是弹琴弹太多而造成的。超乎我意料的,牧师开始在敬拜团,在同工团里通知大家,我因手伤必须即刻马上停止弹琴的事奉,好好休息两个月。他要求团队作出调整,为我补位服事。哦,当下心里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也突然惊觉这事有点严重!

既然牧师已经发出通告,需要全然休息,我唯有顺服,安静的跟着做就是了。

因着这样的通知,贻亮因此问起我的伤势,也推荐他的姑丈,一位手掌专科医生给我去看诊。于是我这次终于下了最大最后的决心,再次远赴双威医疗中心去寻医。当医生建议我三种可医疗当方式后,我心里快速做了一个祷告,过后就做了一个自认人生最大的决定,那就是在我的右手上动手术。在还未前往见医生之前,我其实早已心里已经有数,那就是要面对最终要做的抉择。很快的,医生安排在4月8日午后1时30分时间动刀。在手术间注册后,回家路上心里开始回想这一段时间以来,我到底有否错失了神的时间,神的话,神的机会。我很勇敢地与职青小组以及敬拜团分享这事件,与过往很大的不同就是这些团队都不停地为我祷告记念,无论是看医生,或者即将要进行的手术。

这次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在我的生日过后两天,就是我开刀动手术的日子。凤仙姐在为我祷告时,宣告这次事件刚好坐落在2019年受难,复活之月,主耶稣的死与复活将是我经历全然医治的时刻。这个祷告强烈提醒我,提醒我还有一位全然得胜的主来保护及医治我,也提醒我主既是为我做了这一切,我便无法用我的蛮力,甚至一丁点的力量来使自己成或败。我感觉神就是要我什么事都不需要做,只要我安息在他里面。

我以为我拼命的敬拜、拼命的弹琴就是我很爱神的表现,就是我对神忠心的表现,就是我献上全所有的表现,可是后来发觉神果然要的不是“劳力”,正如神不要乌撒用手扶住倾倒的约柜一样。这很容易明白,可是却万万不容易办到。我的心里始终觉得晾着“不做事”,感觉特别残酷对待其他的人,内心放不下“工作”!原来自己是这么典型的“雇工”……。

《门徒二》一直很强调安息日是真正门徒该遵守的,渐渐的我开始降服在神自己的话语中。我发觉原来我还有不认识神之处,因为我不觉得我需要安息,若我觉得不需要安息,我便是不认识我的神,因为他说他是安息日的主。到后来神使我来到一个没办法用手的地步,来停止我的作息,就只要我停下来,安息。靠近他,听他,等候他,思念他,爱他,与他聊天。这些我统统以为是在敬拜里满足的,原来并不是。

始终,敬拜是关乎神,当然是按照神要的来敬拜;敬拜也是分别为圣,把敬拜者与所有人所认为的分开来,只有趋向神的圣洁来敬拜;敬拜,不是关乎自己,敬拜,是关乎神。

爱我的耶稣,谢谢你在这受难且复活的节期时候始终不放弃的将我放在你的心上,求你赦免我如此迟钝以及自以为是的敬拜你。如今我将手及心再次分别为圣的献上给你,我愿等候你,就像新妇等候新郎来到一样。阿门。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