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 4, Jalan 9/23A, Medan Makmur, Setapak
+03-4142 5255
memc@www.muken.org

苏醒

前进中的教会 The Advancing Church

苏醒

文 : 李政凌

在众多的诗篇里,有几篇是我从小就朗朗上口。当主编拟定这期月刊的题目为“觉醒”的时候,我脑海里闪过的就是诗篇23篇里的第3节,“他使我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这节经文里就将“苏醒”突显出来。

当我察看这词“苏醒”的原文,即是回转之意。这是何等奇妙的发现。记得今年其中一个祈盼就是希望在神的话语上立根基,愿在神的话语上遇见神。这是圣灵在我里面的感动。希望自己能够在神的话语有所长进并祂的真道上建立真正儿子的关系。

年岁才跨过40关卡,生命略体会生离死别;品尝生命的黑夜,也品尝了圣灵的充满与浇灌。或许就因年岁渐长,越能品尝出诗篇23篇的内涵。虽然所受的生命中的黑夜无法与圣经中的约伯、监狱中的约瑟等伟人相比,但明白了一点,无法否认的就是耶和华真是我的牧者。(1节)

《苏醒》是什么呢?《苏醒》是让我看见“我”是谁?无论我是圣经中的大儿子、或是小儿子;在外头流浪的孩子,还是家里流浪的孩子。我若一味看自己,看别人,看环境,我就会在原处打转,被肉眼所看见的人事物蒙蔽双眼,无法看见我的神在哪里?更无法体会,并领受祂的爱。

在路加福音15:11-32《浪子的比喻》里,父亲对两个儿子的爱都是同等的,没有所谓谁轻谁重,只是对待两个儿子的方式不同。故事开始,小儿子出现在故事的舞台上,对父亲提到分产业。圣经没有太多的解释关于父亲是以怎样的心态就将产业分给了两位儿子。同为父母的我也心里纳闷,这产业多半会被小儿子挥霍了。故事的发展真是如此,小儿子挥霍所有属于他的产业(13节),甚至还遇上大饥荒。他的境况可说是每况愈下,甚至沦陷到要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他已经处在生命的“黑夜”深处,毫无盼望。


吉隆坡卫理公会沐恩堂


就在人生的最低谷里,第17节出现了这么一个字“他‘醒悟’过来”。他醒悟过来,知道他有位父亲。因着他灵里的醒悟,紧接着他对自己说“我要起来,到父亲那里去。”(18节)唯有从灵里醒悟起来,他才能有“起来的行为”配合他“灵里的醒悟”。紧接着带出了“悔改的果子”(19节)向他的父亲认错,并修复关系。

至于在家中的大儿子,看似一切都是如此风平浪静。但大儿子对父亲宠爱弟弟的举动抱有许多不满,只是一直深藏在心里。直到他听见僮仆说弟弟回家了,他深藏许久的怒气就爆发,甚至还不肯回家。(28节)但在这里看到父亲对待大儿子的态度与起初小儿子决然拿着产业离家的态度有所不同。父亲以一个为父的心肠对大儿子解释说,儿啊!你常与我同在,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31节)两个不同性格的儿子,父亲都一样的疼爱,只是用适合爱他们的方式呼唤他们回家。

当我随着“苏醒”的字根进一步深入探讨相关经文的时候,我再一次找到新的亮光,亦是以西结书14:6 “所以你要告诉以色列家说:‘主耶和华如此说:回头吧!离开你们的偶像,转脸莫从你们一切可憎的事。”若是我们单看这节经文,我们会难以察觉它与“苏醒”有何关系。但若以原文为出发点,短短一节里,出现了三个词汇是与“苏醒”同字根。那就是“回头”、“离开”及“转脸”。这段经文是对“苏醒”最好的诠释,且让我不由自主地对主更深一层的敬畏。

圣经中小儿子是在怎样情况萌生出“苏醒/醒悟”?我们可以尝试回想看看,生命中有多少次的“苏醒”经历?在生命最糟糕的时候,认为无路可走的时候,是谁呼唤我们“回转”?是谁“使我的灵苏醒”?是主,爱我们的天父!祂的话语、祂的灵一波又一波以爱呼唤我们灵里深处。因祂不止息的呼唤,让每个孩子得以回头,回转。只有品尝了主的恩,才会自愿地离开并放下我们手中所谓的“偶像”;因着领受祂的爱,使得我们在爱里承认我们得罪了神,愿意转脸离开一切可憎恶的事情。于此,我要说

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所以我不只没缺乏,且有余;

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所以我得以安然躺卧在青草;

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所以我的灵能投靠祂得安息;

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所以我的灵魂能够得以苏醒;

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所以我相信祂必引我走义路。

我生命中不再害怕黑夜,因为我主与我同在同行;

我生命中不再害怕眼泪,因为我主必亲自安慰我;

我生命中不再害怕仇敌,因为我主亲自为我争战。

最后,我们要领受在诗篇23篇里的祝福:爱我们的主使我的灵魂不断经历愈来愈深入的“苏醒”(3节)并最终我要如同诗人如此的期盼,亦是进入第6节“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而“住在”的原文是“回到”的意思,也就是回到主的殿中是我们最终的期许!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