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 4, Jalan 9/23A, Medan Makmur, Setapak
+03-4142 5255
memc@muken.org

被拆掉的墙

被拆掉的墙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85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87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90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1

文:吴慧芬博士——马来西亚神学院讲师(5/4/2020)

疫情之中,我们住家的墙壁成为我们的保护层和隔离线。住家外面,却有几栋“巨墙”开始被疫情逐渐“拆掉”。

学府课室的墙被拆掉了

世界各国陆续执行行动管制令,学校、学院、大学和神学院纷纷转型,从实体上课换成在线课程。老师和教授们在几天之内,必须调整教学方式、甚至胜过抗拒科技的心理,纷纷隔着一架计算机、在家继续与学生们见面。不久后,有名师的讲堂也公开在线、无需登入,一些神学院的讲堂亦提供免费网上课程。在这之前,要上这些讲堂和课程都需要缴费,现在转成免费在线学习。

图书馆、数据库的墙被拆掉了

学院每年需要花一笔重金,才购买到新出版的书籍和电子数据库。发展中国家的神学院,平时买不起太多书籍也高攀不到新的电子数据库。但是在疫情之下,不同语文的数据库——学术期刊、研究论文、电子书等等,纷纷变成唾手可得的资源。我们感激这种分享资源的精神;特别是学子们被迫待在家里、同时必须呈交专文的这段期间。曾几何时,版权概念(Copyright)暂时可以“冒犯”因为不再是私隐。


吉隆坡卫理公会沐恩堂


教会的墙也被拆掉了

很多基督徒说过要建立一间“无墙的教会”,却因种种原因,教堂大门平时都深锁着,美观的圣殿一星期也只用一次。疫情当中,无论是大型还是中小型教会都不能聚会了。我们与家中成员,纷纷聚在家里继续在线崇拜。结果,我们成为名副其实的“家庭教会”——在家里唱诗、掰饼、读经、听道。几个星期之后,教堂一片冷清,令有些驻堂牧师唏嘘不已。如果接下来半年至一年,教会还不能恢复圣殿崇拜的话,教堂建筑物还会“荒凉”好一段日子。这时,有些教牧开始考虑善用圣殿建筑物,用来作流浪者的暂时居所。同时,现在不能邀请人进来教堂,我们把教会带到人群当中——提供救济品,赠送口罩,提供牧养和指引的电话热线,筹款储备医院防护用品。一些教会和弟兄姐妹此刻所做的,正好活出了教会的使命——“道成肉身”地在人群当中,充充满满活出恩典和真理(约1:14)。我常说“传福音”其实不在乎一个人口怎么“讲”而在乎怎么“为人”,因为“传福音”的“传”不是“口”字边而是“人”字边。疫情之下,我为教会拆掉的“墙”而欢呼且深深感动。

我想起耶利米的呼召:“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国之上,为要拔出,拆毁,毁坏,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1:10)作为上帝的子民,教会不要轻易忘记这次疫情所拆掉的墙。我们活在“耶利米的时代”——这是一个有政治阴影、疾病侵袭和人性败坏的时代,我们也背负耶利米的使命,知道上帝要在这个时代“拔出,拆毁,毁坏,倾覆”一些东西,过后还要“建立和栽植”!

至于上帝要“拔出,拆毁,毁坏,倾覆”什么东西,……你说呢?

(注:本文转载自作者部落格-EG Meditations 静思文集:2020年4月5日)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