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 4, Jalan 9/23A, Medan Makmur, Setapak
+03-4142 5255
memc@muken.org

从疫境反思“安息”

从疫境反思“安息”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85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87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90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1

文:吴慧芬博士——马来西亚神学院讲师(15/4/2020)

“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出20:8)

安息日的“诫命”本来不是诫命,而是上帝对他的子民所说的“一番话” dĕbārîm(出20:1) 。两个字词的差别,就在“诫命”的中文翻译令人感受捆绑,而本来希伯来文的“话语”目的是要释放和提供指引。所以,所谓的“十诫”(Ten Commandment)其实应该是“十言”(Ten Words)才对。

上主给他的子民“十言”当中,有一言是记念安息日,把安息日“守”为圣日。

我看了原文几遍,很意外地发现,中文的“守”其实本来不需要存在,因为希伯来文可直译这一句为“要记念安息日,圣化它(lĕqaddĕšô)”; lĕqaddĕšô源自动词 qādaš “圣化”(“成为圣”的意思),是 Piel Infinitive(不定式动词)。换句话说,原文本来就没有“守”这个字。加了“守”,造成我们今天很容易把“圣化这安息日”理解成律法主义式的“守安息日”。英文翻译 lĕqaddĕšô,如果翻成 “to make it holy”或“to holify it”,可能会更好。

纠正以上词汇的理解,会帮助我们——别把太多注意力放在“守”这个概念;而应该把焦点放在如何记念安息日、以致这一日是“圣”的。


吉隆坡卫理公会沐恩堂


记念这一天为神圣的方法,就是好好的“停下”。

“安息”的动词(šābath)本来也有“停下”(stop, rest)的意思。经文大费周章地解释如何停下——六日劳碌做工之后停下;家里所有人要停下;连畜牧的牲畜和客旅劳工也要停下(出20:9-11)。经文也解释为何要停下——因为上帝在创造世界的时候,已经把这一天定为“圣”,意思是分别出来、去记念上帝(的创造)。

我们需要停下来,特别是在疫境之中。全世界的步伐几乎停顿,我们是“被迫”安息的。

我们要反思这“停下来”的契机。这是上帝给我们、给大地、给受造物、给汲汲营营的生活、苟延残喘的世界……一个“安息”的机会,一个净化的机会。

短短的一节经文,也大费周章地解释“话语”、“圣化”和“停下”的重要字眼。因为理解原文本来就重要,更何况是避免我们错解上帝的话,也错用在生活当中。

安息日的“停下”,就是要降服在上帝的大能之中;以“不做”来交托上帝的“作为”。

安息日的“圣化”,就是要把劳碌不休、自满自足却燃到尽头的世人,给上帝一次净化我们的机会。安息,本来就是上帝出自于爱的话语,为要释放我们,让我们不至于自生自灭。

疫境之中,上帝提醒我们,要安息。

(注:本文转载自作者部落格-EG Meditations 静思文集:2020年4月15日)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