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 4, Jalan 9/23A, Medan Makmur, Setapak
+03-4142 5255
memc@muken.org

大地·人力·资源

大地·人力·资源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85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87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90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1

文:吴慧芬博士——马来西亚神学院讲师(1/5/2020)

传媒报导有言,今年的大学毕业生遇上疫情,大专毕业就等于马上失业。眼见国际商业陆续关闭,全球失业率急速上升,很讽刺地遇上今天劳工节——本来是公共假期、休假的一天,如今却是你我探索将来未知数的开始。

从经济学讲师兼老友王祖国的面书,得知他智睿的见解,这里加以简略互动。根据祖国老友,经济学始祖亚当斯密(Adam Smith)从土地(Land)、劳工(Labour)、资本(Capital)发展出一套理性经济学和分工理论的国富论,原意是让人可在自由市场谋得个人幸福和社会福祉。当中,有客观的“理性经济人”可形成一个“无形之手”去支撑和平衡这个自由市场经济,以避免人性自私、贪婪与暴利所可能导致的问题。所以,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本来没有很大的问题,问题出现在人离开了最初的真理,朝向堕落和毁灭性的走势。经商价值观因此被扭曲,表面看来强盛却不能让实惠普及民间。这其实违反了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最初的国富论。在这个原点上,基督徒作为蒙上帝救赎的群体,需要指出一条出路——回到圣经、回到与上帝和好,把“上帝”(God)的角色引介于土地(Land)、劳工(Labour)和资本(Capital),去“重建”一个给全人类的经济活动带来共同幸福的天父世界。

我十分赞成以上的看法。我也相信,教会成为世上的“光”和“盐”,可参考土地、劳工、资本这三点,成为疫情之后可重建的方向——大地、人力与资源。因为大地的摧残,已经被疫情显露得透彻。人的就业和经济来源也已被疫情严重地打击。


吉隆坡卫理公会沐恩堂


 展望疫情过后重建新生活,我们应当如何前进?

教会可成为大地的耕耘者和守望者(Land)。

创2:15说明了人在“伊甸园”的任务是耕耘和看管(和合本修订版),这指示我们今天服事大地、看守大地的责任。我们的视野需要超越循环再用、处理垃圾的面向,转向更大幅度的环境保育与生态辅助。上帝造人之前,预先预备了得以生存的环境;那是一共六天的创造,因此人类需要自然界才能够生存。何况,上帝的新天新地计划里,包含了动物、树木和自然界(赛65:17-25)!疫情之下,动物们似乎得到解放了,环境污染暂时停止了,连臭氧层也有机会自我修复。教会应该从疫情得到启发,更加主动、背负使命般,努力恢复大地的荣美和生机。

教会可扮演就业协调与转介角色(Labour)。

香港教会因为有几次应付SARS疫情的经验,有同工从中参考与分享,教会可以在这次疫情的重建过程中,组织起一个联系业主-律师-员工的系统,达致服务社会的使命。例如成立就业咨询的服务,为失业者介绍工作;协调银行和基督徒律师,让负债累累的人可缓慢或延长去付清债务;组织基督徒医生为客工或外劳提供免费医疗服务…等等。这也是有效落实圣经里“爱你的邻舍”的教导。

教会可塑造以“分享经济资源”作为一种生活方式(Capital/Resources)。

与其在疫情过后只顾恢复圣殿崇拜和信徒奉献,教会可以更进一步,提倡分享经济资源,作为一种新教会文化。在指定的期间(比如一个月或三个月)安排服事人员和奉献,为失业者家庭、流浪者、贫困者,提供一天两餐的饭盒。我们都知道在二战期间,华人教会也派米给市民。我们不排除有人会滥用这种“恩典”,但我们这样行的时候,也是尝试做到主耶稣的“我渴了,你们给我喝;我饿了,你们给我吃…”,并且做在一个“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的提醒(太25:31-46)。当我们知道一些人因为疫情停工就几天饿着肚子,而我们有条件的人与他们分享资源,其实是散播了社会温情。此刻有什么“传福音”口号会比生命布道更有力?

为了做到资源共享,基督徒无可避免地也需要调整生活方式。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是从奢侈的起居饮食习惯,到简单朴素的生活节奏。对另一些人来说,可能是从忘我的娱乐追求,到服事他人的使命追求。

疫情崩溃了资本主义的架构,却也可能是恢复了资本主义的根本用意。

(注:本文转载自作者部落格-EG Meditations 静思文集:2020年5月1日)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