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 4, Jalan 9/23A, Medan Makmur, Setapak
+03-4142 5255
memc@muken.org

疫境之中的教堂

疫境之中的教堂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1

文:吴慧芬博士——马来西亚神学院讲师(11/5/2020)

疫情之下,教堂大门深锁。里面空无一人,外面门可罗雀。这是行动管制令之下的教堂面貌。

进一步想想,平时教堂不也是大门深锁、空无一人、门可罗雀吗?除了礼拜天——突然闹哄哄起来,车辆挤满了停车场,人潮不停涌现——不过也是几个小时而已。最长可能也是半天而已。所以,教堂在疫境之中的 “反常”现象,只是出现在礼拜天或特别节日而已。那么,平时教堂大门为何深锁呢?

教会花了不少时间、心思和钱财,去建构一个理想的崇拜场所。教会把这崇拜场所称为“圣殿”。“圣殿”之所以是“圣”,是因为圣徒在其中同聚,一起敬拜圣父圣子圣灵的三一上帝。因此,我们很努力地保持圣殿的“圣”,唯恐其他用途玷污其神圣的意义。只是,恐怕我们的用意,正好也形成一道隔开的厚墙,使教会的“道”成不了“肉身”,也进不到人群中间,更带不出恩典和真理(约1:14)。

生活的“圣”与“俗”其实不应该分隔的。为主而做的每一件事,世俗得如吃饭、工作、驾车等平常事,也可能是圣的。在教堂里进行的祷告、崇拜和奉献,看来圣洁亦有可能是偏离了神国的。我们花很多心思建设的礼拜堂,其实用得很少。此刻深锁的教堂大门,便好像是一个讽刺。


吉隆坡卫理公会沐恩堂


所罗门建造圣殿时,曾说:“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容纳你,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代下6:18)然后他一再恳求上帝从天上垂听祷告,包括有饥荒、瘟疫等灾祸发生时求上帝垂听(代下6:28-30)。还有:“不属你百姓以色列的外邦人,若为你的大名和大能的手,以及伸出来的膀臂,从远方而来,来向这殿祷告,求你从天上你的居所垂听,照着外邦人向你所求的一切而行,使地上万民都认识你的名,敬畏你,像你的百姓以色列一样,又使他们知道我所建造的是称为你名下的殿。”(代下6:32-33)。换句话说,圣殿是一个欢迎非信徒进来的地方,上帝也会垂听他们的祷告,他们都要藉此认识上帝的名,借着圣殿晓得敬畏上帝。

然后上帝回答所罗门:“我已听了你的祷告,也选择这地方归我作献祭的殿宇。我若……降瘟疫在我子民中,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谦卑自己,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我必睁眼看,侧耳听在此处所献的祷告。”(代下7:12-15)在瘟疫肆虐的疫情当中,我们要注意的是,上帝要医治的不只是人,而是全地。上帝要垂听的祷告不只是来自他子民,也来自不认识上帝的人。

教会是上帝的“葡萄园”,上帝亲自灌溉园子、施肥其中、使之结果子的目的,是为了结出葡萄——在民间活出公平和公义的伦理生活(赛5:1-7;27:2-6)。

疫情之后,教堂大门能否从此打开?

(注:本文转载自作者部落格-EG Meditations 静思文集:2020年5月11日)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