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 4, Jalan 9/23A, Medan Makmur, Setapak
+03-4142 5255
memc@muken.org

认识约翰·卫斯理(四)

认识约翰·卫斯理(四)


Notice: Undefined offset: 1 in /home/mukenor1/public_html/wp-includes/media.php on line 71

文:詹友陞传道整理(29/5/2020)

约翰·卫斯理从小,尤其是经历死荫幽谷后,对信仰非常认真,以致他父亲在他8 岁时就准许他领圣餐。当时的约翰被教导,一个人受洗时,圣灵就洁净他。若他犯罪,这洁净就失去,他必须藉着恩典途径(means of grace:主要包括了祷告、禁食祷告、查经、聚会交通和圣餐),再次寻求圣灵的洁净,以致可以确定自己是走在得救的道路上。10 岁时,他就认为他已经因犯罪而失去受洗时圣灵的洁净。这促使他很努力地过一个严谨的宗教生活,认为必须靠着自己完全的顺服和遵守上帝一切的诫命才能重新确定自己是得救的。但是,在1738 年5 月24 日一则约翰自我灵命的回顾中透露,这些只是外在的虔诚,忽略了内心的顺服和圣洁。意即,外在的宗教活动和约束无法解决他内在辖制他的罪恶。信仰从来就不只是外在敬虔的行为,更是内在敬虔的更新。这是卫斯理在成长中,逐渐发现的。


吉隆坡卫理公会沐恩堂


11 岁时,约翰离开父母,到察特公学(Charterhouse School)寄宿求学。没有父母的监督,他更加不能控制他内心的私欲和罪恶,就连外在的宗教行为也放松了。期间,他因不断地犯罪而一直活在罪疚中,虽然那些行为在世人眼中不算什么罪。不但如此,他在这里还发现他非常恐惧死亡。公学附近是一间老人疗养院。因此,他会常常看到死人从疗养院里被抬出来。这让他很恐惧,常常问自己:「万一我死了怎么办?」有人说,这恐惧可能源自他6 岁时的那场火灾。往后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他,死亡成了他信仰中必须战胜的仇敌。如此,战胜对死亡的恐惧成为信仰的试金石。而他对死亡的恐惧,则表明他目前的信仰有问题,以致他渴望找到一个可以帮助他胜过死亡恐惧的信仰确据(assurance)。他也因此非常看重身体的健康,尤其是在这期间看了奈尼博士(Dr. Cheyne)的《健康与长寿之书》(The Book of Health and Long Life)之后。他开始操练简单的饮食,吃的主要是面包、乳酪,喝的是白开水,尽量少吃肉和喝酒。后来,还操练规律的生活:十点睡觉,四点起床,灵修祷告;每天尽量有五次祷告;尽量做户外运动。他也对医学有浓厚的兴趣。他广读许多医书,并且收集许多医疗方法和偏方。后来,他还开了免费诊所和出版平民实用医疗手册。

卫斯理在孩童时的一些经历,因为有神、圣经和父母的指引,就引导他的身心灵往正面的方向成长。这说明一个人现在的状况,无论在身心灵上,从来都不是无缘无故变成的,总是有许多过往,甚至孩童时的经历,塑造我们,或激发我们向某个方向发展。至于这些经历能否产生正面的影响,就看人如何以圣经的真理,按神的心意来解读它。因此,你有责任靠着圣灵,重温过去一些过去影响你的经历中(包括儿童时的经历),以圣经真理来“强化”一些特殊的正面经历,或“重新解读”一些特殊的负面经历。至于儿童,他们在这方面需要帮助。因此,做父母师长的,当负起责任,尽可能教导和帮助孩子以圣经真理来解读他们每一天的经历,以便有正面的影响。

Facebook Comments